用科学态度维护祖国语言文字主权

作者:普通话测试站 来源:同德语言文字网 日期:2011年5月10日 人气:1455

用科学态度维护祖国语言文字主权

 


  一个国家的法定语言或官方语言就像这个国家的国旗和国徽一样,是国家主权和尊严的象征,也是国家身份和民族认同的重要纽带。 

  因此,要从维护中华文化主权的高度,建立祖国语言文字的主权意识,自觉维护祖国语言文字的主权,自觉抵制霸权和优势语言的侵犯。新闻出版单位更要带头维护祖国语言文字的主权,要自觉维护祖国母语的尊严。 

  近几年,随着我国对外交往的增多和互联网的普及,国外信息的传递和影响日益扩大,在中文中夹杂使用外文词汇原形,或缩略形式以及字母词的现象,在大众传媒和出版物中越来越多。海内外各界人士对此十分关注,普遍认为,任其发展将会对祖国语言文字的整体和谐与健康发展造成冲击,并呼吁国家有关部门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进行积极引导和有效管理。 

  近日,国内部分语言专家纷纷在一些相关的研讨会上大声疾呼:要用科学的态度维护祖国语言文字主权。为此,记者不久前走访了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社科院语言所、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民政部地名研究所、北京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和中国传媒大学等部门和单位的有关学者和语言专家,请他们谈谈规范使用外文词和字母词的紧迫性问题。 

  要自觉维护自身语言的民族性 

  北京语言大学方立教授认为,语言是动态的,各种语言在不同程度上都存在着词汇缺项,需要借词。即使英语也是如此,它有大量外来词,比如kungfu(功夫)catch-up(调味番茄酱)就来自中文。但直接采取拿来主义,在行文中夹杂外文词的情况在世界各国都是少见的。一般做法是对外来词根据本民族语言中现有音系和语素资源进行改造,从而维护自身语言的民族性。在中文中夹杂使用外文的做法,根据格赖斯提出的会话隐含理论,违背了会话的合作原则,会造成不良后果。比如一张VIP看两场动物秀就违背了会话的量准则和方式准则,首先“VIP”动物秀来自英语“very important person”(重要人物)“show”(展出、表演),就已让很多人看不懂;其次,即使人们理解了这句话的大致意思,其一张重要人物”(VIP)在语法上也是不可搭配的。语言是民族的认同,如国歌、国旗一样,也是一个国家的标志和象征,维护语言的民族性就是维护国家的尊严。因而,我们应该正确使用外文,维护汉语的民族性和国家的尊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理论研究室主任陈醉强调,越是全球化,越要保持国家和民族的自尊,越要坚强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他针对汉语中夹杂使用外文词和字母词的现象,呼吁宣传部门和语言文字机构尽快作出规范,以纯洁祖国的语言文字、保护她的健康发展。陈醉认为,政府部门要率先垂范,不要在国家公文等正式文件中直接夹用外国文字;传播媒介尤其要严格规范,除科研论文和学术著作等专业性很强的刊物、书籍之外,不要在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等大众传播媒介的行文与播出中直接夹用外国语言文字,需要用的,必须翻译成中文;一些标志性的名称、栏目标题等需要出现外文的,也应同时标注中文,并以中文为主,外文为辅;对于一些重要的、牵涉面广的外文名词术语等,倘发现有翻译不够准确的,最好及时请有关专家推敲修改,并由权威机构公布;所有外国驻华机构、公司和使用外文名字的中国公司,注册时必须同时有中文译名,出现在传媒中须用中文;所有在国内销售的产品,其标志、说明一律用中文,如需要可附外文,但不准只使用外文;加强宣传力度,号召大家说好普通话、书写规范汉字,人人都来热爱祖国的语言文字,并努力为纯洁祖国的语言文字,为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尽自己的责任。 

  既要吸收先进外来文化又要维护祖国语言文字健康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韩敬体指出,我们的文化是民族的,同时又具有开放性。汉语不排斥外来词,也不排斥行文中有少量的字母,正如有少量的阿拉伯数字一样。特别是一些常用的又没有简明理想的汉语词代替的,还是可以使用那些外文缩略语和字母词。但在汉语中随意、过多夹杂使用外文词、缩略语和字母词也有诸多弊端,我们应积极引导大家正确使用。一般文章行文中,尽可能不用或少用外文词原形,慎用缩略语,对已经常用和稳定的外文译词和字母词要规范使用;一些学术专业性强的文章有些地方还有引用外文原文的必要,但也要以既有利于吸收先进文化、促进科学文化发展,又有利于维护祖国语言文字健康发展为原则,规范使用;洋名汉化应有其民族习惯的基础,比如许多西药名都是以其化学结构式命名,但广大群众一直易于接受中文俗名等等;有影响的词典,收录一些常用而稳定的字母词还是有必要的,但鉴于这些词的特殊性,放在附录位置为好。 

  民政部地名研究所副所长商伟凡特别从中文地名翻译上举了一些丰富的例子,他说,作为地理实体的语言文字标志,地名的称谓和书写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国家和民族在这个地方生息活动的历史。因此,一个地名的民族属性是这个地方主权归属的重要标志。国务院办公厅要求:不以外国地名、人名命名我国街道或建筑物;中国地名委员会、建设部、国家语委强调:地名标志不得采用威妥玛式等旧拼法和外文。近10年来,外来文化来势很猛,对地名的影响突出表现在建筑物命名上,例如:照搬外国人、地、事物名,如欧洲城、蒙特卡罗山庄、香榭里大街、格林小镇等;移植外来语言习惯,名不副实,如大厦称广场、住宅叫花园等;住宅无通名,如澳洲新星北美枫情等;通名滥用,如新加坡城莱茵半岛等,排挤汉语拼音拼写,街道通名用外文,将国际化误解为外国化,国内出版的地图对港台地名放弃汉语拼音拼写并括注当地习惯拼法的原则,而沿用威妥玛式式旧拼法;汉字中混杂罗马字母,如:自由DNALg大道、gogo新时代、Gorf公寓;罗马字母进入,发音扰乱国家通用语用语音系统等。对此应因势利导,齐抓共管,综合治理,做到统而不死,放而不乱。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厉兵强调,中文出版物不能完全排除外文,但这里面要有一个。凡是汉语中已有相应的词,不必刻意使用外文;暂时没有适当的汉化的词,有关部门和专家要及时提出汉译的方案。中文出版物滥夹英文,不合乎中国国情。不要说群众目前的英文水平如何如何,即使国人都初通英文,还有个自己的传统和汉语的个性问题——我们固有的文化传统、我们的民族情结、汉字的强大影响等等。近年来,世界许多国家都提出警惕语言入侵文化入侵的问题,政界与文化界的有识之士对民族语文的异化污染忧心忡忡。有的国家在维护民族语文地位方面,态度非常鲜明,立场非常坚定。我们的汉语是一种词汇丰富发达的语言,能够用汉语的构词材料和手段来消化和吸收任何外来的东西。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早在1991年就批评过滥用英语的倾向,说这是殖民地思想借改革开放之机复活的表现,会使人联想起解放前有些人借洋泾浜英语吓唬和欺骗中国老百姓的情形。正确使用祖国的语言文字,是爱国主义的重要表现。我国通用语言文字的健康和规范应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用科学的态度维护祖国语言文字的主权 

  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室主任周洪波认为,对字母词的使用要区别对待,以为主。他认为,字母词的存在,有一定的实用性和合理性。一是有的字母词在汉语里没有相应的词语来称说,如BCT”;二是有的虽然有相应的汉语词,但存在色彩与风格上的差异,如“bye-bye”(再见),有洋派和新潮的味道;三是有的字母词还能够活用,如今天晚餐我们AA制,饭后卡拉OK。对待字母词,我们的正确态度是承认现实,恰当管理,而不:政府文件、新闻联播、新华社通稿、中小学教材等不使用字母词;一般报刊杂志、文艺作品要慎用字母词,第一次使用时要用相应的汉语标注;至于科学文献,那是给专业人群看的,文中夹杂外语词汇原形或缩略形式,可以悉听尊便;口语中的常用外语词,比较随意或上口,也不必过于较真。同时,在对于字母词的问题上,应倡导终身学习的理念,虚心学习,正确使用。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于根元认为,关于外文词汇的使用,不能一概而论,不要情绪化,也不要过多看使用的量,而要看适用条件,即:有必要,用得准确,容易理解。在学术文章里有时使用外文词汇不可避免;在文学作品里有时为了情节写实、描写人物、烘托气氛、表达准确的需要,恰当使用一些外文词语可以产生一定的修辞效果;使用外语词汇,为了让人好懂,应该有注释;使用外语词汇还要注意场合,要考虑对象的语言文化水平,使人容易理解。滥用外语词则是一种语言污染,如使用过于冷僻的外文词又不加注释,就显得华而不实、故弄玄虚,让人莫名其妙。 

  中央电视台总编室群众联系处副处长刘建鸣认为,在中文中夹杂使用外文词和缩略词应区别对待。他说,我们经常接到群众的来信和电话,反映我们的电视节目中存在在中文中夹杂使用外文词汇或缩略字母词的现象。对此,我们要虚心听取专家和电视观众的意见,为规范外文词汇在中文中的使用,维护祖国语言健康发展而努力。电视是目前覆盖面最广、影响力较大的一种媒体,理应在屏幕语言文字规范化方面发挥榜样和示范作用。在中文中夹杂使用外文词和缩略词应区别对待:在总体上,不能超越一种度;但对于那些约定俗成、家喻户晓的外文词汇和缩略语可以采取相对宽容的态度。比如“NBA赛场,如果用中文美国全国篮球联赛赛场表述,一是用语不精炼,二是观众不大适应或者难以认可。另外像卡拉OK”“CEO”(首席执政官)这样的字母缩略词,观众都懂,字幕打出后也显得简洁明白。类似这样的一些中外文的惯用搭配是否可以网开一面?同时希望国家相关部门出台、完善在汉语中使用外文词汇的规范,让新闻媒体的编辑、记者们有规可依。 

  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编审刘青强调,当前全球处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每日都有大量新事物出现。随着一些先进科学概念、科学技术的引进,以英语词汇为主的外文词汇或其缩略形式在各种文献、传媒中大量出现。对此,我们应该客观评价、正确对待。我们在科技名词审定中坚持如下认识和做法:首先,我们不提倡使用字母词,在引进外文术语时,一定要译成中文;其次,对于较上位的科技概念,要下大力量、准确地用中文术语表达。但是,对于专业性很强,只在专业人员中使用,或是无法以中文准确表述的概念,也不完全排斥字母词的使用。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在做好调研工作的基础上,制定有关法规,明确应如何对待和使用字母词,限定字母词的使用领域、范围和使用层次。在科学技术领域,进一步要求全社会使用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审定公布的术语(包括字母词),使社会各领域都能有章可循。 

  新闻出版单位要带头维护祖国母语的尊严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导周庆生强调,主流媒体应慎用字母词。他说,语言总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新时期字母词大量涌入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对于面向大众的主流媒体以及有关的窗口服务行业,单独使用字母词而不加任何汉字注解,会引发诸多问题:一是有可能损害国家或政府的形象。一个国家的法定语言或官方语言就像这个国家的国旗和国徽一样,是国家主权和尊严的象征,也是国家身份和民族认同的重要纽带。在国内大众场合,我国企事业单位组织的名称如果只冠以外语字母词,而不标注汉字,就会带来许多问题和负面影响。二是会人为制造一些新的语言障碍。从写作和编辑的角度看,一个企事业组织的名称,特别是那些不知名的机构名称,第一次在一篇文章中出现时,都要使用全称,同时注明该全称的缩写形式,然后再直接使用该缩写词。否则,如果将UMISTOEMPRCSMTP等缩略字母词直接使用,又没有汉字注释,广大读者就会感到无所适从。三是有可能导致消费者的误解,引起不必要的纠纷。比如2003年上海机票上使用PVG代表浦东机场却没有注明汉字名称,导致一乘客错去虹口机场,于是航空公司惹上官司,被告侵犯了乘客的知情权。因而主流媒体、官方领域和公共服务行业应慎用字母词。 

  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会长李行健认为,外文字母词大量涌入汉语,这种趋势已势不可挡,应该积极引导,让人们规范使用字母词。建议采取以下做法和措施:()吸收字母词或外来词要坚持引导使用规范的、大多数人懂得的意译词,一时找不到准确译名的,不妨用音译的形式,非用字母词不可时,也应遵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规定,在字母词后面括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释义。()有关部门应尽快对引进的字母词制订正确的汉语译名,以方便群众使用。即使一时找不到十全十美的译名,也应找一个临时的译名使用。()区别对待科技术语和日常生活用语。前者力求准确、国际通用性强;后者力求易懂、有强烈的民族色彩。因此,前者适当用字母词可以理解,后者滥用字母词就极不恰当了。与此同时,最好不要仿照外文字母词用汉语拼音字母造词,如HSKPSCGB等。()教育部、国家语委、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科技名词委是权威的职能部门,有责任和能力在调研基础上制定一份引导规范使用字母词的规则或条例,以便大家遵照执行。()新闻媒体要带头规范使用字母词,发挥示范作用。 

  李行健特别强调,新闻媒体和词书编纂对字母词使用有很大的引导作用。从近期媒体看,《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使用字母词少多了;即使有,大多符合规范的使用。这一方面说明这些媒体已经注意到规范使用字母词,同时也说明不滥用字母词同样可以很好地表达意思。但仍有某些发行量很大的报纸,字母词仍然在版面上泛滥。一些读者、观众常常不知有的字母词是什么意思。因此,首先请媒体带头规范使用字母词,发挥示范作用。管住了媒体对字母词的使用,规范使用字母词就有了坚实的基础。 

                    
消息来源:《中国教育报》2004915 

 

 

 

 

 

 

下一篇:没有了